由裴艷玲說梨園師徒情緣

作者:楊明

 

在香港,裴豔玲是大名鼎鼎、婦孺皆知。常見戲迷贊嘆回應曰:「哇---扮鬼王個女人!功夫冇得頂---好賽力!佢比男人仲賽力!」。


提起郭景春先生,在香江港人心中,則是知者甚少。郭氏早年師承武生宗師李蘭亭,與梁慧超、張世麟、李元春等京劇武生魁首師出同門,是北方京梆戲壇上有一號的名武生。自五十年代起,專事藝術教育,笥腹之寬、課徒之嚴,在內行之中早有口碑。坤伶武生裴豔玲,便是郭氏門徒中代表人物。當年裴豔玲投奔郭景春門下,經十年煉獄般苦熬,一十六歲以「寶蓮燈」沉香譽滿天下,正所謂:嚴名之師必出高徒也!


為紀念前輩李蘭亭先生,裴豔玲與郭景春曾在香港與新加坡兩地,創辦傳統制式私人科班「蘭亭社」,收授香港本地生長粵藉少年善婷與雅琪等,不收學費,衣食全包;正經八本地傳授京崑傳統劇目,唱做念舞打,原汁原味。


癸未暮春,筆者應裴氏相邀在香港西灣河文娛中心與屯門大會堂,兩次觀賞「蘭亭社」初試新聲:裴氏主持、郭氏把場,由一堂北方南下的專業京劇場面,傍著兩位嬌小可人的女生,演出雙出京劇傳統骨子老戲:「小上墳」與「穆柯寨」。在講究「人權至上」、物資生活優越的香港,竟然有家長樂意子弟終止學業、改名換姓、任憑打罵責罰,甘願皈裔嚴師門下。現代人不敢想、不敢為、辦不到、行不通的梨園奇跡,竟在裴豔玲與郭景春魔力神棒下成為現實!那夜曲終謝幕時見台下觀眾起立喝彩;見臺上两愛徒喜極嚎哭、淚流滿面地向郭景春跪地拜謝。見此動人場面,不由筆者驚歎裴富玲﹛雅琪)、袁富婷(善婷)之投師光景,正好似半個世紀前蕭芳芳、陳寶珠受業粉菊花師傅之往事前塵:


五十年代中期,京劇前輩伶工粉菊花在香港傳授童星蕭芳芳、陳寶珠京劇「虹霓關」,首演香港北角璿宮戲院,戲院賓影衣香,前臺大堂祝賀花藍如鮮花海洋;後臺人頭湧湧,由粉師傅親自把場指揮調度;臺上兩位當紅童星荳寇年華,當年蕭芳芳應工刀馬旦之東方氏,身著銀白亮緞之打衣戰裙及繡字「東方夫人」巨幅大旗,皆為芳芳契媽楊淩志君夫人與蕭伯母(人稱星媽「蕭太后」)度身栽剪、手功縫製、日夜趕工一月有餘之私房行頭;寶珠女扮男裝,反串武小生之王伯党,風流英武攝人心魂;會陣快槍、槍架子、下場花、馬趟子、紮頸咬花,處處皆見粉菊花真傳實授。
 

筆者當年曾隨粉菊花師傅學戲,口中不停念念有詞「奔登倉---」,她對蕭芳芳則喜眤呼叫:「笨蛋倉---」,正是當年這一出「虹霓關」所紮下的根基,令蕭芳芳、陳寶珠風蜚銀海,受用終身。直至四十年後,年過半百的蕭芳芳還能在新片「虎度門」中銀幕串戲,仍然離不開當年粉菊花師傳精心傳授與「笨蛋倉」的那些刀馬旦看家的基礎玩藝兒。


五十年代香港,有粉菊花師傅主持「中華國劇學校」,培養蕭芳芳、陳寶珠、陳好逑、馮寶寶等影視巨星,人稱「七公主」;又有于占元與素秋父女主持「于家班」,培養成 龍、洪金寶、元 奎、元 彪等武打天王,人稱「七小福」,首開國萃傳承海外先河,功高偉岸!五年前郭景春與裴豔玲在香港創辦「蘭亭社」,堪稱:繼往開來、義勇雲天!

 


特稿中的觀點及見解乃作者或被訪者之個人意見,並不代表香港中文大學戲曲資料中心立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