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談在家作品(一) 

作者:李偉聲

 

早前我曾在《戲曲之旅》「中大戲曲天地」一欄《在家編劇心》一文中跟讀者談過我這顆「在家編劇心」的火,今天我要把「火」收起來,跟大家漫談我的「在家作品」。但請恕我對自己的作品吝嗇一點,只在這裏談談我的一個獨幕粵劇作品《唐宮花競艷》。畢竟我的作品大都不曾公開演出過,看來還是先行想法子把它們推出了後才作談論,似乎好一點吧?
 
我選談《唐宮花競艷》,一是因為它的篇幅夠短,二是因為它已在近十二年前演出過。以下先把曲詞全錄,容日再說後話:
 
【采蘋企幕唱戀檀】香風絲絲,百花開放傍銀池。孤芳依依,顧影空自理容儀。仲春落梅花,致使愛梅人,改心志。【起唱士工長花】生綺念,念當時。當時皇恩浩蕩無不至,至立梅仙妃子說是愛不移。移愛楊妃、一朝境況異,異日更無音問寄蘋兒。蘋兒誠摯總算動皇天,天差我皇今日重到此。候他在翠華西閣外,可奈空連斷藕有餘絲!
【唐明皇大撞點上介唱二流】花影暗、日遲遲,來到翠華西,閣外人影參差是。喚一聲、可是梅仙妃子?還不速來接駕【轉花】慰相思!【收白】梅妃,蘋兒!
【采蘋先鋒鈸叫白】主上!【口古】主上,妾身默想花間,竟不知主上聖駕到臨,失迎之罪,還請從輕處置!
【明皇口古】唏,妃子何罪之有呢?你說道默想花間,到底你所想何事呀?可否告與朕知?
【采蘋起唱長句二王下句】梅花骨瘦任風欺,應愛楊柳成蔭春旖旎。一自上陽東宮長獨坐,日夜清淚灑襟期。大抵是憔悴了花顏,才教遭見棄;怎及她當時得令,體態豐肥!殊不知恩寵尚存,今日接得聖駕重臨遊故地。
【明皇直轉《小紅燈》】妾愛郎情意,從無淡卻時。百花吐艷紅,有濃亦有稀;梅花與綠楊,各可喜。休教自嗟斂黛眉!等朕細細開解你。此刻正值晨曦春日美。

【直轉《無名曲》】休荒棄!
【直轉士工慢板下句後半句】好趁此春光明媚,與卿攜手踏芳菲。
【過長序浪白】經寒冬、然後知梅能傲雪,喜見梅花仙子、嬌媚依然!蘋兒,隨孤來吧!
【采蘋含情脈脈介浪白】主上……
【明皇亦情意綿綿介浪白】蘋兒……
【楊玉環卸上介接唱士工慢板】春宵苦短日高起,從此君皇愛畫眉。醒來枕畔竟無人,卻問宮人何事?宮人吞吐難答問,不免五內起狐疑。除卻梅妃能媚主,更誰把聖寵爭持?
【直轉爽中板】再問宮人無隱祕,果在翠華西閣會梅妃。小梅妃,儂所忌,速命宮人引路作奔馳。來到翠華,果見兩人在此。
【拉腔過序浪白】華清宮貴妃楊玉環,特來翠華西閣,向主上請安!
【明皇浪白】哦,楊貴妃?【仄才介】唏!你不在宮中,來此何事呀?
【玉環浪白】妾身特來此處,一睹那梅仙妃子既豐姿囉!
【采蘋浪白】貴妃娘娘言重了!
【玉環浪白】哪裏?  
【明皇浪白】兩位妃子!【接唱爽中板下句】華清殿,有溫池。朕與楊妃多艷事,卻可憐梅妃冷落亦多時!豈不知忘舊貪新人共恥,恥及楊妃更不宜。今日春滿翠華,正合二妃與皇同偎倚。
【采蘋攝白】主上!【接唱爽中板下句】多顧忌,怕相譏!帝主愛風流,朝臣多爭議,流長蜚短國難持。家醜安能干國事?當不與楊妃爭風呷醋,免失儀。
【轉花】誰是禍水紅顏?主上當知一二。
【玉環口古】哎也,主上!梅妃話我係禍水紅顏喎!哼!梅妃!哀家要你向我當面賠還不是呀! 
【三批介】
【采蘋口古】貴妃娘娘!哀家自問並無不是之處,試問如何向你賠還呀?哀家句句實話實說,從未有過份其詞架。【三批介】
【明皇口古】唏!兩位妃子休得多言!試問當著孤皇面前,還有誰敢放肆!【三批介】
【采蘋口古】主上!臣妾指出誰是禍水紅顏,無非是、對主上表示關懷唧!實不料貴妃、竟借詞取鬧,這等無知呀!
【玉環怒白】梅妃!你──你好膽呀,你!【起唱快中板下句】尖酸語語刺心脾。銀牙咬碎難饒你!難饒你裝腔作勢、不分尊貴與卑微。尊貴是哀家,與君皇朝夕賞花同嬉戲;卑微當是你,嚐盡了冷宮滋味,卻把哀家妒忌,出語辱娥眉。論尊卑,要你認錯跟前長跪地!
【拉腔過序浪白】須知哀家為尊你為卑,還不上前認錯不成嗎?
【采蘋浪白】主上,我──
【明皇浪白】唏,兩位妃子稍安無躁!【接唱快中板下句】知禮讓,才堪配做帝王妃。胡鬧在君前,宮內又怎得愛意纏綿、笑笑言言同歡喜?同是愛妃子,又何分上下等次,諸多爭議論尊卑?

【拉腔過序,鳥聲效果】聽啼鳥聲婉轉,說甚春宵苦短日高起?與二妃及時賞花行樂趁晨曦。趁晨曦,好讓三人同把臂!【拉腔過序浪白】兩位妃子,隨孤來吧!
【采蘋浪白】主上,臣妾哪敢掃主上雅興呢?只是不忍見主上為楊妃所迷,日夜耽於逸樂,有失明主之風主上!

【接唱快中板下句】英明主,豈容朝政有差池?日理萬機天下事,聲色犬馬慎勿奪其時!禍水紅顏非妄指,誰伴你夜夜徵歌逐舞、令你身心虛耗損威儀8
【轉花】臣妾冒死諫明君,幸毋昧於大義!
【玉環沉花下句】哎也也,梅妃有心離間,望主上把公道主持!
【禿唱略爽反線二王】小梅妃,存猜忌,態度囂張,主上能無懲治!【再爽】說甚禍水紅顏?分明是公然冒犯!忍見玉環受辱,主上何竟俯首無詞?【拉腔吊慢收】
【音樂奏反線《春江花月夜》尾兩句托白】主上,講句公道話啦,主上!
【采蘋浪白】係囉,主上,誰是誰非,全憑主上一言咋,主上你講啦!
【二妃同白】主上你講啦!
【明皇浪白】唉,兩位妃子!【唱反線《春江花月夜》中段】休再任性胡鬧妄生亂事!怕聽絮絮滔滔,怎不知朕心意!
【玉環接唱】每朝慣與君相依,今朝那堪生變異?夢迴處、枕畔為何欠溫暖?滿心惑亂費猜疑。
【明皇接唱】朕行事,誰能任過問?不可以,不可以!
【采蘋接唱】問貴妃,怎教醋海翻波?翻出許多不快事!
【明皇接唱】萬里烽煙有靖時,萬種溫馨正合宜。萬望莫再相爭峙!與朕同樂,挽手盡情義!
【玉環接唱】自覺心痛,心中刺、到他朝拔出恐已遲!做帝主負心真太易!任教有朝愛盡移,千般箇中不許知!
【采蘋浪白】貴妃娘娘豈非言過其實呢?(接唱)我幽居冷宮中,竟是楊妃心中刺!我百般苦滋味,怕你未及一與二!復拜謝、向萬歲聖主作請 辭!冷宮怨女怎相侍?
【明皇浪白】蘋兒,幸毋怨朕!【接唱另段】此際朕竟愧無詞,自感負梅妃,相擁淚紛披。 
【明皇 / 采蘋同哭相思】蘋兒! / 主上!
【玉環氣介叫白】主上!你好!【重一才起唱《禪院鐘聲》尾段】皇心 不再為我痴!枉對皇天聲聲愛不二!念愛念情念往事,悔教當初信盟詞!說甚情心堅,不二志?言猶在耳,百般誓約有天知。蒼天當解我心痴!【略催爽】卻怨君心有變異!盟心於今,煙消盡矣!底事淚似雨下連聲喚蘋兒?

【哭相思】哪!天呀!
【明皇無奈白】貴妃,這,這又何苦呢?
【采蘋滿懷委鬱介白】貴妃娘娘!【士工花】你還在惺惺作態話淒涼,與主上誓海盟山何止你?今日我獨坐冷宮誰過問?問一問、當日梅妃既立,又何苦有楊妃?

【哭相思】哪!天呀!
【明皇不悅介白】也罷!【起唱《了緣曲》】驚心震耳,處處自相諷譏,何苦,楊妃梅妃!不若裂開我心,二妃對分,或免分歧,孤皇方能開眉。凡事留餘地,免疑忌!
【起唱反線中板】誰翻醋海起風波?誰將戾氣害祥和?估道是帝主風流,何竟飽受風流氣!
【包一才停】
【玉環起白杬】風流氣,風流氣!【介】試問帝主哪個不風流?誰令我皇偏受氣?哦哦哦,倒是梅妃你,出語妄相譏。若要帝主重再展龍顏,梅妃能不快迴避?

【采蘋接】我不迴避!【介】采蘋本庸姿,向不識禮儀。出言冒犯原無意,實話實說何竟惹猜疑?貴妃呀貴妃,還求輕處置!
【明皇接】誰多事!【禿唱反線中板下句】烏煙瘴氣在君前,丟盡了君皇體面,任得龍顏震怒,一概當兒嬉!

【序尾包才起白杬】(玉環與采蘋同唱白杬)君皇怒,非兒嬉。君皇請息怒,好好訓示妾不羈!
【明皇接】聽朕授玄機!

【禿頭反線中板】聽皇一語醒愚蒙,暢懷三盞共和衷。宮內滿溫情,心無憾事。笙歌響奏滿華清,翠華閣外玲瓏聽,與二妃攜手歸去,正相宜。

【拉腔】
【音樂接腔尾奏反線《桂林山水》】
【音樂過後白】哦!樂韻飄飄,餘音裊裊,好不教人神往!兩位妃子,隨孤來吧!
【采蘋口古】主上,蒙皇不棄,卻之不恭!不過妾身還是自返上陽東宮去好,一者可以免生爭端,二者可以免卻貴妃疑忌呀。
【玉環口古】主上,這就由她去罷,反正她生性孤僻,侍候你呢位風流帝主,又豈及妾身任情奔放,而且半帶不羈!

【白】主上,請!

【采蘋不捨介白】主上!
【明皇亦不捨介白】梅妃,蘋兒!
【起戀檀中板】
【采蘋唱】別依依,此番再相分,心永繫念盼君知!
【玉環接唱】帝主倜儻風流愛不羈,你孤僻生性當難好奉侍。
【明皇接唱】枉費心機,長歎噓唏,帝苑中、怎教不許兩女共對樂怡怡!靖風波,待幾時?
【拉腔過序續唱】朕亦朝朝暮暮永相思!
【玉環接唱】笙歌奏響好歸去,莫遲疑!
【三人吊慢齊唱】風波何日已?難計擬!留得千秋艷蹟人共議。


此作品曾於一九九五年在曲藝社「粵樂軒」以單支曲的形式公開演唱過,演唱者是一生兩旦。上座者聽後頗見賞光,十二年來一直有人不時提起,大都樂道其氣氛不俗,沒有冷場云云。至於對此作品的細致談論,且待下期分解。